欢迎访问建桥新闻网!

我与围棋

发布者:陶言敏发布时间:2013-05-27浏览次数:132

我与围棋 

周星增

 

 
        近来“钓鱼岛”事件,日本舆情甚嚣尘上。回想1988年中日擂台赛聂卫平痛杀依田一局定音,在当时,这对于提振亿万国民的民族自信心所起到的作用难以估量……一晃而过,“建桥杯”也十年了。
        这十年,我对围棋的认识与理解随着“建桥杯”的铺陈开张由浅入深。通过围棋搭建的友谊之桥,还结识了陈祖德、王汝南、常昊、华学明等一批良师益友,也看到了张璇、鲁佳、王祥云、郑岩、王晨星等女棋手破茧化蝶脱颖而出,为中国围棋增添了一道唯美的风景线。
        记得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贵州工学院执教,偶尔读了陈祖德先生的《超越自我》,由此与围棋结缘。1981年,陈先生身患癌症,仍以惊人的毅力,在病床上写成这本书,呈现了那一段围棋历史的风云跌宕,融入了他对围棋、人生的感悟与思考,体现了一位国手的学识、修养与境界。这本书深深感动了我,一度甚至萌发了当职业棋手的念头。后来结识了陈先生,亦师亦友,相处融洽。去年陈先生病危住院,我去看望。推门进去,只见他瘦骨如柴,披着外套,靠在病床上看书、打谱,如老僧入定心无旁骛……陈先生把一生都献给了围棋,这种执着忘我的敬业精神,将永远激励后来人荜路蓝缕砥砺前行。
        围棋简于形、精于心,黑白两色单纯分明,游戏规则平等自由。但弈道内涵精深、构建复杂、变化神妙,千万种思绪凝聚炼就,方得“落子有声”。围棋至“大”:它体现了中国文化的大局观。高明的棋手无不追求整体效益,取舍有道,不以一子一时得失论输赢。围棋至“小”:围棋的计算单位是“目”,精微之极,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对某一细节处理得当与否,每每关乎全局胜负。棋盘上,单个棋子没有独立价值,价值大小全看它所处的空间结构。
        棋风代表着人格。下围棋既是消闲更是一种修炼,虽然有拼搏有竞争有厮杀,但更多时候是对心灵的挑战与考验。绚烂过后复归平静,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围棋如此,人生亦如此。
        围棋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老师,她引导我不断超越自己、升华人生,她给予我的丰厚滋养,远远多于我的物质投入。人生渺小,围棋广大;岁月有限,追求无尽。围棋起源于中国,必辉煌于中国。“建桥杯”仅仅是我回馈中国围棋的一个起步。
        十年回首,仍是当初一句话:周星增在,“建桥杯”在!

   (此文系作者为中国棋院出版“建桥杯”中国女子围棋公开赛十周年纪念册作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