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建桥新闻网!

学生进步,是我最大的享受

发布者:宣传部发布时间:2016-11-07浏览次数:131

上海市育才奖获得者、商学院院长助理常健聪老师


事迹介绍:

常健聪,19704月出生,辽宁省大连市人。现任上海建桥学院商学院院长助理、国际商务研究中心主任,兼任上海海洋大学硕士生导师。

他善用英语、德语讲授对外交流课程,进行国际合作科学研究。曾作为骨干成员参与完成上海市教委重点教学改革项目“产学研一体化工商管理专业人才培养模式的研究实践”。2011年带领商学院博士团队设计和申请新专业——金融工程系,次年获教育部授权并招生。为我校与美国合办的沃恩班新生做专题报告,邀百联集团、百胜集团等机构企业家给学生宣讲,参与建立以学生社团和创业创新工作室为核心的双创教育实践体系。与系主任共同指导工商管理系学生开设2个创业创新工作室和众多第二课堂项目,包括指导和评审大学生创意竞赛、市场营销卖点创新竞赛等,多次获奖。

他主持和参与12项科研课题,发表1部专著和5CSSCI论文。2011年翻译英国切斯特大学 《管理信息系统》等8部教学大纲,在我校与切斯特大学合作办学洽谈中获双方校领导认可。2012年负责制定与丹麦Aarhus大学合作办学的《中国经济》等7门课,在实施中获两国学生欢迎。担任商学院丹麦班、德国班、中美合作办学等国际班的专业课教师。201611月应邀赴德国威尔道应用技术大学讲学。


建桥报:常老师,听说您大学毕业后曾做过很多工作,后来离开企业来高校当教师,是怎么考虑的?

常健聪:毕业后,先到上海工作了四年,待过国企,也去过合资企业,做过工程师、市场营销等;起初没想过当老师,因为本科是轮机工程专业,但在工作中我对经济管理产生了兴趣,想进一步学习,就去了瑞士留学。留学时,我在企业工作过,也做过汉语老师,教授汉语我做了11年,最多一周曾教5~8个班。有时我白天在企业工作,晚上在学校给学生上课,自己还要准备考试,那时很忙,但是也很开心,因为学到了很多东西。回国以后为什么选择老师这个职业呢,因为国内外的工作经历告诉我,做老师是最能让我有成就感、最能让我如鱼得水的工作。教师这个职业是有追求的,最能把人性中友善、天使的一面激发出来。


建桥报:什么事情让你最终选择当老师呢?

常健聪:在国外给欧洲人教学的过程中,我体会学生进步带给我的喜悦,以及自己具有极大的兴趣把课程上好,并且不断从自己的进步中得到享受,所以我选择当老师。我那时的学生很多是商人、工程师、外交官等各种身份的成年人,很多人学汉语是出于乐趣。我有过一对外交官夫妇学生,其中丈夫工作是驻北京大使馆的最高武官,他们学习是有压力的,到中国要有基本中文沟通能力;我几次到他家为他们辅导,当看到他们刻苦学习获得进步时,就很有成就感。而且我在和学生沟通中获得快乐,这是其他工作不能比的。另一方面,后来攻读硕士博士,遇到我喜欢的课程,听到很打动人的知识点会有一种如闻仙乐的感觉。除此之外,我导师的人格魅力也深刻影响着我,他是一个君子,为人正派,对我帮助很大,我很感激他,感觉他就像父亲。在我攻读博士时,因为学的是经济学方面,做研究时我觉很快乐,我对做研究很感兴趣,而且这是符合我志向的路。以前我有时在家写博士论文,会放交响乐作背景音乐,当时就发现我如此喜欢交响乐配合下的论文写作,可以很长时间地享受这个过程。后来我在建桥学院指导学生,也会有这种感觉。

建桥报:看来导师对你影响很大,他对你影响最深远的是什么?

常健聪:是,导师对我影响很大。我曾经问他有什么业余爱好,他说他的业余爱好是读书。导师住瑞士老城区的一幢中世纪别墅,每天走路上下班;每次出国都为出差,从不出国度假,只是利用出差空闲体验当地风土人情,过着极为简朴的生活。他工作认真负责,每个学期末都会花7-8天时间亲自为三四百个学生挨个口试。他淡泊名利,瑞士的大学教授委员会成员能当轮值校长,但他从不参与,而是全身心投入教学科研,醉心学术。后来我自己从事教学科研工作时,走的道路和他很相似,他的人格魅力对我影响非常大,不知不觉有了参照作用。和学生沟通交流让我快乐;做研究也让我很快乐,有成就感;所以两者结合,我觉得自己最适合也最喜欢当大学老师。


建桥报:您经验丰富,而且有很多大学可选择,为什么到建桥当老师?

常健聪:建桥是创办仅十六年的优秀民办大学,现在政府对民办高校发展很支持,民办教育事业总体处于上升期,更需优秀人才加入,个人发挥空间更大。如果进一个已很成熟稳定的单位,个人空间可能就小了。我们建桥综合实力、办学质量、校园环境目前都处在国内民办高校的前列,未来发展会有更多机会。我们可在建桥成长为百年名校的道路上贡献力量。因为建桥适合我,这是我选择留在建桥的主要原因。


建桥报:您会给同学课外辅导、创业培训和各种指导,为什么想到这样做?学院和学校设立有相关培训指导学生创业的部门,为什么您要亲自辅导学生,而不是让学生去校创业就业指导中心?

常健聪:因为我受过华东师范大学创业咨询师培训并考取国家级创业咨询师资格证书,希望学以致用;我也在国外工作过,有销售等经验,希望能帮到学生。例如,我在国外做过市场营销项目,后来在公司中高层经理会上等作报告时,财务部经理问我这个项目能挣多少钱,之前我并没有准备过这个问题,所以回答得并不好。虽然后来项目也通过了审核,并取得了不错的战绩,但是财务部经理的这一问题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今,此经历用于学生创业同样重要,创业需投资,学生创业要保证资金能收回,而且要论证多久才能收回,这样才能吸引投资者对项目投资。所以,我愿将我这方面经验传授给学生。


建桥报:您认为教学和研究怎样平衡,互相促进?

常健聪:研究和教学息息相关,两者不脱节。有时上课我会讲我的研究成果,布置作业也愿意引导学生往这方面发展。我觉得大学老师应该做研究。而且,讲课不研究可能会使教师缺乏内涵和领悟。


建桥报:您在课堂教学追求怎样的风格?

常健聪:在课堂上,我会用知识和讲课内容联系实际生活,比如说到国家生产能力可能性边界,我会把它比作我们的自身能力,告诉学生:什么是成功?成功就是尽全力,只要你年轻的时候拼尽全力了,你就成功了,不要考虑取得什么地位、赚了多少钱。在国外大学,我导师较认同凯恩斯主义,而有的教授支持对立学派的新自由主义,若遇到对立观点的学生作业,教授们打分可能有落差。但如今我自己作为教师,教学过程力求公平,不会因个人观点影响学生成绩。在学院,我教经济学、国际商务谈判等,学生发言和答题只要善于运用所学知识进行思考,就是好观点,都值得鼓励,让他们畅所欲言、学术自由;大学培养了学生思考能力和学习能力,那么教学目的就达到了,而不是把某种观点当圣经。


建桥报:教学过程中有什么印象深刻的经历?

常健聪:有。丹麦班有次上课,有学生发言不认真,我就严厉批评了她,说她所在组讲得还好,但有的组员态度不认真,对小组成绩有影响,其实这话很重。这女生下课就找我解释还哭了。我们谈了很久,之后下学期我还教他们班,我鼓励他们用英语演讲可加分,这位女生又上台演讲,完全脱稿讲了十几分钟,当时我内心很有成就感,知道通过自己教育让学生反省、改进,有很大提高,真的很高兴。我告诉全班同学,这个女生讲得如此完美,所以全组都会加分,全班同学为她热烈鼓掌。教学中有很多这样的故事,让我感动。比如有位丹麦学生曾告诉我,我讲课很好,他太喜欢我的课了。听到这些认同我会很欣慰,比获得奖金的快乐要持久得多。无需奖励,只要我的辛苦和付出能给学生帮助,我觉得很幸运很高兴。在学校当老师,经常能获得这种成就感,这是我以前在企业无法体会到的。